系统台频道商角力战频传 消费者该硬起来了

系统台频道商角力战频传 消费者该硬起来了

系统台与频道商频传谈判角力,去年民视、今年 Eleven Sports 陆续上演断讯风波,虽属市场机制领域,却再度凸显收视户在有线电视生态的弱势,专家盼消费者硬起来,不满意就剪线。

6 月 1 日起,新北、桃园及高雄约 23.6 万用户看不到转播中华职棒统一狮、桃猿赛事的运动频道 Eleven Sports,因该频道与大丰有线、台湾数位宽频及新高雄等 3 家有线电视系统业者因授权争议未达共识。

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近期已同意业者的频道异动案,将由博斯无限台取代。但 NCC 认为, 3 家系统台业者未积极因应善后处理,违反消费者权益,未来可能依有线广播法第 29 条规定开罚,并已要求 3 家业者提出减收一日收视费用,或延展一日收视期间的消费者补偿方案。

「以后看不到运动频道 Eleven Sports了」,部分系统台用户将受影响,职棒迷在 PTT 论坛上讨论这项消息,有的网友表态「打算改办 MOD」,也有的网友庆幸「还好早就脱离有线的荼毒」,也有说「两边都在商言商啊,觉得没啥问题」,更有网友抱怨系统台「不想花钱买就惦惦,还靠腰人家涨价」。

有线电视角力战 消费者再度沦为祭品

台湾有线电视产业中,上游频道生产内容,透过中游频道代理商向系统台收授权费,并向广告商收取费用,再让系统台向用户收月费,播出内容给观众收看,彼此是鱼帮水、水帮鱼的互利关係,却又充满谈判算计的角力斗争。但令人无奈的是,去年民视断讯风波,业者依法端出无关痛痒的补偿方式,消费者只能逆来顺受接受,时隔不到一年,类似状况再度上演,还是凸显收视户在有线电视生态的弱势,没有得到任何改善。

行政院消保处副处长吴政学对中央社记者表示,消保处一再向主管机关 NCC 重申立场,尊重频道和系统台的商业协商机制,但绝不能把消费者当成谈判的手段或筹码,断讯与否要符合程序,消费者补偿获告知措施也要依法完成。

过去在协商授权金的态度上,NCC 将「不能断讯」视为最后防线,但业界评论,今年 Eleven Sports 案例上,本届 NCC 委员不再紧抓「不能断讯」的原则。

断讯最伤的就是频道本身,频道业界人士说,「与其接受贬值售价,在市场被定终身,不如衡量比例原则捨弃部分版图,断尾求生」,认为这是基于商业考量的最坏选择,「NCC 不能让频道连断讯都不可得,搞不好去年让民视真的断讯,市场就有机会导正」。

NCC 代理主委陈耀祥回应指出,原则上,NCC 是不希望断讯,但如果符合产业秩序和消费者权益的两大原则下,双方仍无法协议,就按照正当行政流程走,还是要尊重商业机制,系统台可用其他频道来取代,也会要求系统业者提供补偿措施。

落实单频单选 系统台忧市场更崩坏

针对类似案件,消费者文教基金会执行董事游开雄观察,民众是「抱怨多、申诉案件少」,主要是若按照定型化契约,每户按比例酌减月租的费用可能顶多几十元,不符合比例原则。举例来说,「台湾有线电视以大锅菜形式吃到饱,有些频道就像是帝王蟹」,消费者是冲着它来的,如果这些频道看不到,「难道消费者也只能拿到所有频道平均分摊的赔偿吗?」

游开雄说,要改变系统台为主导的有线电视生态,就必须从消费者立场出发,真正落实有线电视「单频单选」的机制,「把选择权放在消费者手上,才能真实反映频道价值,带动生态的良性循环」。

但系统台业者认为,打坏现在有线电视的商业模式,也未必能让消费者受益,台湾市场规模小,有线电视「集结上百频道吃大锅饭」的形式,是融合各大族群喜好,创造出具备广告价值的 500 万用户规模,如果要打散成单频单选,「一个只有 1000 个订阅户的运动频道,要怎幺靠广告收入活?不然就是要靠小众族群,愿意掏钱付高额费用收看」。

消费者该硬起来了 不满意就「剪线」

游开雄认为,「市场机制是良性发展,但制度上如果有缺陷,会倒向一边,在有线电视现有制度下,消费者权益都是第一个被牺牲的」,所以他强调,消费者虽然弱势,但还是可以更有自主权。举例来说,当电视缺了想收看的频道时,就「剪线」选择其他服务。

根据 21 世纪基金会今年 5 月进行的最新民调发现,各收视平台的普及率中,有线电视仍为国内最大视讯平台,占比 68.7%,其次为 37.4% 的开放式网路电视及视讯网站(如 youtube),第三为 21.6% 的 MOD,OTT 目前仅有 3.1% 的普及率;换言之,有线电视仍是观众选择收视的主流。

但消基会副秘书长、台湾大学教授林宗男观察,年轻一代的观看方式已从传统有线电视转移到网路视讯平台,若持续维持现况,有线电视前景堪忧。而也意味着消费者的选择,将成为扭转这个僵局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