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能受到科技发展威胁的工作,都符合这个形容词⋯⋯

最可能受到科技发展威胁的工作,都符合这个形容词⋯⋯

未来几年将发生让世界惊奇的变化,这些惊奇将不仅限于科技进步的本身,还有科技进步对于就业市场及整体经济造成的影响,这些影响将颠覆世人对于科技与经济的看法。

一直以来,社会普遍认为自动化构成的就业威胁主要是针对教育程度低、技能水準较低的劳动者,因为这类工作往往例行(routine)且重複(repetitive)。但是,在你安于这种见解之前,请先思考科技的发展速度。曾经,一提到「例行固定」的职业,我们会联想到组装线的工作,但今天的现实已大不相同。无疑地,技能水準较低的职业将持续受到冲击,但是,许多大学教育程度的白领阶级劳动者将发现,在软体自动化和预测性电脑演算能力继续快速提升下,他们的饭碗也岌岌可危。

事实上,说到最可能受到科技发展威胁的工作,「例行固定」可能不是最好的形容词,更正确的形容词是「可预测性」(predictable):别人能不能藉由查看你执行过的所有事务,学会你的工作?或者,某人能不能像学生準备考试那样,藉由重複执行你已经完成的事务而变得熟练?若是的话,那幺,有朝一日,很可能有一套电脑演算法能够学会你绝大部分或所有的工作。尤其是在「大数据」现象持续发展之下,这种可能性益增:组织收集每一个营运层面的巨量资讯,累积的大量职务相关资讯,就等一套智能机器学习演算法问市,开始深入分析和学习其人类前任者留下来的记录资料。

这一切演变与发展的结果是,拥有更高的教育和技能水準未必能够有效保障你的职务工作将来不会被自动化。以专门判读医疗摄影成像的医事放射师为例,他们需要接受至少十三年的教育和训练养成,但是,现在的电脑愈来愈擅长于分析影像。不难想像,在不远的将来,放射科影像判读的工作可能会由机器执行。

总之,电脑很擅于学习和取得新的技能,尤其是提供它们大量资料的前提下。初级职务尤其可能受到严重冲击,证据显示,冲击已经在发生中,刚踏出校门的大学毕业生的薪资在过去十年持续下滑,近五成的大学毕业生被迫接受不需要大学学历的工作。事实上,如同本书后面会谈到的,包括律师、新闻劳动者、科学人员、药剂师等在内,许多高技能专业人员的就业机会已经被进步的资讯科技明显侵蚀,且受到冲击的并非只有他们,多数工作都有某种程度的可预测性,很少人的主要工作的本质是完全创意或天马行空地思考。

伴随机器取代可预测性质的工作,劳动者将面临一项空前的挑战。在过去,自动化科技往往是较专业化性质,一次只颠覆一个产业的就业市场,劳动者能够想办法转换至另一个新兴产业。但现今的情形非常不同,资讯科技是通用型的科技,它的影响将是大範围的,几乎现存的每一个产业的劳力密集度都可能因为新科技而降低,而且,这种转变可能发生得很快。在此同时,新兴的产业几乎自诞生伊始就採用强而有力的、节省劳力的科技,例如,谷歌和脸书(Facebook)之类的公司在变得家喻户晓、达到高市值的同时,员工数相对于其规模和影响力而言可说是非常少。我们有充分理由可以预期,类似情境将在近乎所有的未来新兴产业中上演。

这一切显示,我们即将面对经济与社会的巨大转变,过去对劳动者和準备踏入职场的学生提供的建议可能不再管用。不幸的现实是,很多人即使做对了每件事(追求更高教育和取得更多技能),仍然无法在新经济中找到稳固的立足点。

除了长期失业和低就业率对个人生活和社会结构可能造成的冲击,我们要付出的经济代价也很大,生产力、工资上升、及消费支出增加这三者之间的良性迴路将瓦解。其实,这种良性反馈作用已经严重降低了:我们面临的不均状况并非只发生于所得方面,也发生于消费方面,目前,美国所得最高的前五%家计单位囊括了总消费支出的近四成,几乎可以断定,这种消费集中于尖端群的趋势将会持续下去。工作依旧是把购买力送达消费者手中的主要机制,倘若这机制继续被侵蚀,我们将面临有购买力的消费者太少而无法继续在大众市场经济中驱动经济成长的局面。

如同本书想要说明的,资讯科技的进步正把我们推向一个引爆点,这引爆点终将使整个经济体系的劳力密集度明显降低。但是,这样的转变未必会在所有产业以一致、可预期的方式展开,截至目前为止,高等教育和保健业这两个产业对广大经济体系中已经显现的那种颠覆破坏力展现出高度的抵抗力。但讽刺的是,因为科技还未能在这些产业造成颠覆破坏,结果,保健和教育的成本提高,反而可能加剧其他领域的负面冲击。

当然,科技并非独力影响及形塑未来,它将和其他重大的社会与环境挑战交织作用,例如人口老龄化、气候变迁、资源枯竭等等。

常有人预期,伴随婴儿潮世代退出劳动力,最终将出现劳力短缺,这可以有效抵消、甚至胜过自动化造成的冲击。快速创新也常被视为一股对抗力量,有可能减轻、甚至扭转我们对环境加诸的污染与破坏。但是,许多这类假说是建立在不确定、不稳固的基础上,现实一定远比我们所想得更为複杂。吓人的事实是,若我们未能认知科技进步的含义与影响,并且开始思索因应之道,人类未来可能面临所谓的「完美风暴」:不均的恶化、科技进步导致的失业、以及气候变迁,这些现象将同时发生,并且交互作用,使彼此扩大与增强。

在加州硅谷,「破坏性科技」(disruptive technology)是个经常被随性使用的词,没有人怀疑科技具有破坏整个产业、搅乱特定经济部门和就业市场的力量。但我在本书中提出的疑问牵涉更广大层面:科技的加速进步会不会颠覆我们的整个体系,以致于我们可能需要结构性的变革,才有可能继续繁荣?

◎本文摘录自《被科技威胁的未来:人类没有工作的那一天》,立即前往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