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车祸误会引命案‧12人医院寻仇‧2刀杀準新郎

小车祸误会引命案‧12人医院寻仇‧2刀杀準新郎(柔佛‧新山)一名青年发生车祸召来哥哥及友人协助,不料友人误会一名围观者是肇祸人而发生小争执,双方事后虽然各自散去,但被误会者疑心有不甘,再召集约11人追往医院谈判,间中两班人马再起肢体冲突,导致青年的哥哥遭刺死,父亲则额头及手臂中刀受伤。事发后,滋事一方迅速乘上2辆轿车逃离医院,而青年受重伤的哥哥则被送入医院紧急部门,惟挣扎约一小时后不治。即将与死者于9月18日注册的女友,不堪男友突然身亡的变故,趁人不备冲往医院外的主干道路企图以肉身挡车自杀,所幸及时被人捉住,没有遭快速行驶的车辆撞及。父也中刀受伤这起因小车祸引发人间悲剧的命案,是在今日(週日,8月22日)凌晨1时许,于新山中央医院紧急部门对面的停车场发生。事件导致一死一伤,死者为25岁的船厂工人卡威,伤者为他的父亲阿那达士佳兰(62岁,销售员)。据死者姑丈也是现场目击者拉墨斯(40岁)透露,命案起于一场小车祸发生的误会。他指出,週日凌晨12时,死者弟弟德凡德兰(21岁)与一名友人那拉斯(21岁)共乘摩多从永乐镇前往武吉英达花园时,途中在东昇花园的迪摩路三叉路口,与另一辆摩多发生碰撞,造成后座乘客那拉斯飞跌重伤。误会围观者是肇祸者他说,事后,德凡德兰召来哥哥卡威及友人杰威斯(23岁)前来相助,不料杰威斯到场后,误会一名看热闹的印裔围观者是肇祸骑士,上前抓了对方的衣领质问,过后发现搞错人才致歉了事。“其实肇祸者是一名来自砂拉越的骑士,这名骑士当时企图逃跑,但被现场的群众逮到。”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了结,讵料,当他们一群人将伤者送往新山中央医院紧急部门后,被杰威斯误为肇祸者的事主,竟召来另外11人随后赶到医院谈判。他声称,杰威斯当时有向事主致歉,但双方在紧急部门附近的停车场谈判约20分钟后,间中又发生你推我拉的肢体冲突,混乱中,对方人马有人抽出蓝保刀,刺向杰威斯,所幸杰威斯被裤带救了一命,但上前欲阻止的卡威则被刺中2刀失血过多丧命,赶来相助的父亲阿那达士佳兰则遭划伤额头及切断手筋受伤。12人围攻5人围观者未伸援死者姑丈拉墨斯申诉,当“寻仇”一方以12人的“人海战”对付死者等5人的时候,医院範围至少有7名保安人员、数名医护人员及二三十名公众在场,惟期间并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相助,即使过后卡威被发现遇刺倒地流了很多血,也没有人上前帮忙,令他大叹人情冷漠。他更遗憾表示,医院虽然设有警亭,但发生争执事件时却不见警察出现,令家属们大感不满。医院设警亭未见警察“如果当时有人制止或给予帮助,我相信卡威就不会白白丧命了。他还这幺年轻,而且9月就要注册了,一切都计划好,却这样冤死。”他慨叹,大马首相提倡一个马来西亚又怎样,眼前发生这样的事,在场的华人、马来人有谁不分种族来帮忙?警起兇器捕6嫌犯新山南区警区主任再努汀週日受询时指出,针对中央医院範围内发生的命案,警方已经逮捕了6名年龄介于17至23岁的嫌犯,相信这批人被捕,警方已侦破这起谋杀案。他表示,警方是在凌晨1时30分接获投报,指医院範围发生两批印度人对峙的场面。他说,死者被刀子刺中腹部及手臂后伤重不治,其父亲则在上前帮忙时,遭刺伤额头及手臂,事件也导致一名青年轻伤。再努汀指出,警方过后已逮捕6名嫌犯,其中包括一名在籍学生,这批嫌犯彼此都有亲属关係。另外,警方也在现场起获一把相信是兇器的刀子。他透露,警方目前已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调查本案,另外也会从其他角度调查这批人是否涉及私会党活动。女友冲出马路图撞车自杀遭兇徒刺中右胸口和右腹的卡威,事后虽然就近被送入医院紧急部门,惟他仍因伤势过重不治。事后,获悉卡威身亡的家属都感到十分愕然,尤其是当时在场的女友,更紧抓医生的手不放,请求医生说“他死了,我也活不了。”看到此情此景的拉墨斯说,卡威的女友当时哭得呼天抢地,情绪非常激动,但他想不到对方过后竟趁着众人不察时,狂奔至约500公尺外的马路,企图撞车自杀。“当时我也惊愕得反应不过来,还好约有10名年轻力壮的青年由后追上。”他说,当卡威的女友在马路分界堤正要伸脚跨出去时,所幸一名青年赶上将她拉住,及时避免她遭一辆快速行驶的车辆撞及。“还好那辆车子的驾驶者也紧急踩下剎车器,否则又要加多一条人命了。”不过,他说,一辆尾随轿车的摩多来不及停车,撞上车子后部。儘管间接“害到”摩多骑士撞上轿车,但涉及者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反而同情女子的遭遇,决定自己私下解决小车祸的问题。另一方面,他说,由于死者女友情绪仍不稳定,他们担心她还会做出傻事,遂通知其在怡保的母亲赶下来照看她,以免再有类似的举动发生。刀插中裤带捡回一命拉墨斯透露,兇徒第一个针对的对象其实是引起误会的杰威斯,但杰威斯命大,因刀子刺在他的裤带,而裤带又很厚,因此捡回一命。杰威斯说,刀子刺在他的裤带留下一个洞,他只是轻微擦伤。不过朋友卡威为了上前阻止兇徒,却被刺了2刀。拉墨斯说,事发时,他和卡威的父亲阿那达士佳兰闻声赶往探究竟,不料持刀兇徒竟转向卡威父亲行兇,刺伤后者的额头和右手臂。“当时对方还想刺向阿那达士佳兰的腹部,我情急之下就用手抓住刀子。”他说,兇徒闯出大祸后,就分批乘上一辆Myvi和国产将相逃走,惟兇刀被弃在现场。车祸青年住加护病房车祸受伤的青年那拉斯仍在新山中央医院加护病房,情况相当危急。据拉墨斯透露,那拉斯在车祸中被抛离座位跌在马路,伤及头部,耳朵也不断出血。他说,那拉斯週日凌晨12时许入院后,至今仍昏迷,而且耳朵仍继续出血,令他和其他人都十分担心那拉斯的情况。‧2010.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