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你就死了》:超过11天不睡觉会怎样?

睡不着会怎样?

你出生后的一万天,已在地球上度过二十七年四个月又二十五天。你也可以说自己的年龄是二十四万个小时。在这段时间,你会花一万一千个小时吃饭、一整年上厕所,还有另外一整年眨眼睛。不过,这些活动和你最喜欢的活动一比,莫不相形失色──失去意识。你活到一万天时,已花了九年的时间睡觉。

若有机会把时间还给你,你会要回来吗?换句话说,如果给你超强的能量饮料,让你永远醒着,你要不要喝呢?

回答之前,请审慎考虑。若让你选择不吃东西,或选择不睡觉,你最好放弃火腿三明治。不睡觉会让你比不吃东西死得更快,而且更不舒服。 更耐人寻味的问题是:为什幺?专家还无法确定。

我们需要大量的睡眠时间,但从演化来看,这似乎没道理。因为在人类的历史中,有漫长的时间得面对大型掠食者。人类在食物链中仅仅占有中间的位置,若有好几个小时躺着,浑然不知剑齿虎正在接近,听起来很危险。很难想像在适者才能生存的环境下,这「适者」竟然是三分之一的生命都坐以待毙的动物。

显然,睡眠期间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发生。无论睡眠风险多大,却是整个动物界的普遍需求。老鼠在猫咪环伺的环境下会打瞌睡,连植物也有类似睡眠的昼夜节律。

睡眠可追溯到演化开始之前的适应行为。或许你的远亲(也许是远古的某种藻类)会打个盹,让蓝绿色的头部神清气爽,进而表现得比同侪好一点,也才有后来的演化史。

虽然我们不知道那个藻类的名称,却能透过蓝迪.加德纳(Randy Gardner)的事蹟,更了解睡眠的重要。一九六四年,加德纳是个十六岁的高中二年级学生。他来自加州圣地牙哥,进行了史上最漫长的不睡觉医学观察。金氏世界纪录不再记录加德纳这种行为(太危险),不过一九六四年,在正式持续观察下,这位高中二年级的学生连续两百六十四点四小时没睡觉,也就是超过十一天。

这其实是高中科学计画的一部分(但愿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过程并不顺利。第三天,加德纳把街道标誌误认为行人,到了第四夜,他深深相信自己是职业足球员。医师表示,他对质疑他能力的人非常生气。

到了第六天,他开始失去控制肌肉的能力与短期记忆力。测试者请他从一百开始倒数,每隔七唸出数字,但他数到一半就忘记自己在做什幺。到了最后一天,他仍可在玩弹珠台时打败一名观察者(有人质疑这名对手的能力)。即使经历了这些风波,加德纳睡了十四个小时之后,就完全恢复。

儘管加德纳并未让自己达到无睡眠的体能极限,但从几只老鼠的不幸前例来看,我们知道达到极限时会发生什幺事。

研究者曾在实验室迫使一群老鼠不能睡。他们监测老鼠的脑波,一旦发现老鼠开始打盹,就转动牠们脚下的滚轮,强迫牠们运动。换言之,老鼠无法睡觉。就是这样。

两週后,老鼠都死了。后来,研究人员又重做这项实验,但这一次会以其他方式设法挽救老鼠性命,只是仍不让老鼠睡觉。这次实验中,老鼠的体温开始下降,因此测试者提高环境的温度。但没有用。老鼠的免疫系统变弱了,试验者又给老鼠抗生素,一样没用。后来,老鼠体重减轻,实验人员给予更多食物,最后老鼠还是死了。研究人员能挽救老鼠的唯一方式很简单:让牠们睡觉。之后,老鼠几乎都能完全康复。从这结果或可约略看出,不睡觉会「毒害」老鼠,唯一有效的解药是睡眠。

人类则可透过脑波测量,来观察不睡觉的影响。你疲惫的时候,控制记忆与推理的前额叶就会超载。它必须更努力工作,才能做头脑清醒时能轻易处理的工作量,这情况就像用老旧的电脑开大型档案。大脑在疲惫的时候,无法顺利运作。

如今科学家百分之百肯定睡眠的必要性,理由正如史丹佛大学研究者威廉.德门特博士(Dr. William Dement)正经地告诉《国家地理杂誌》:「我们要睡觉,是因为我们觉得睏了。」近期的研究也让我们更了解睡眠。

研究人员在观察老鼠与猴子时(虽然还没观察到人类)发现,睡眠似乎是大脑的洗碗精。

清醒时,脑细胞会产生有毒的废物蛋白质,这些蛋白质的存在导致大脑功能受损。要清理掉这些毒素,必须用脑脊髓液去沖大脑细胞,带走这些废弃物。可惜的是,你醒着的时候,脑脊髓液是不会流动的。清醒着到处走的时候,脑细胞比较胖,没有什幺空间让脑脊髓液在其间流动。这表示脑脊髓液会「卡在」大脑塞车的车阵中,于是毒素就在原地累积。

睡眠时会排除的一种废物称为β–类澱粉蛋白(beta-amyloid),这种物质的存在和阿兹海默症与失智症有密切关联。

一旦你睡着之后,脑细胞就会萎缩,脑脊髓液便像半夜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一样畅行无阻,涌进你的大脑,沖走造成污染的毒素。你的细胞醒来时就会乾净清爽,準备思考人生最深刻的意义,或考虑要吃鸡蛋还是穀片。

如果这理论正确,即可解释为什幺你疲惫的时候心智机能大幅下降、为什幺缺乏睡眠会夺命,以及为什幺老鼠被迫不得入睡时,会固执地拒绝活下去。醒着就会让你的大脑变髒,而大脑显然非常讨厌变骯髒。它非常渴望睡眠,你在熬夜最后仍不敌瞌睡虫时,就能感受到这一点。大脑很需要睡眠,因此曾有人拒绝饮水、温暖或食物而死,但医疗史上从来没有人因为抗拒睡眠而死。人类终究无法抵抗睡眠的冲动。

有种很罕见的致命疾病,叫作「致死性家族失眠症」(fatal familial insomnia)。患者无法入睡,但看起来致命原因是大脑伤害,失眠只是副作用。

演化似乎给了你睡眠能力,也极力确保你使用这能力。

美国每年死于车祸的人数中,有近一千五百人是因为驾驶的大脑进入无意识状态,即使知道自己正以六十哩(约九十七公里)的时速,驾驶车辆载运一吨重的东西。不仅如此。从火车、飞机与工业意外到车诺比核电厂事故,都和疲惫脱不了关係。当你在驾驶火车或汽车时,疲惫相当危险,可能导致你进入微睡眠状态(microsleep),也就是短短三十秒以下的无意识状态。微睡眠是无法抵抗的,而且进入与脱离这状态的过程非常流畅,因此你可能根本没察觉这情况发生,除非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阴沟里。

睡眠可能是人类需求中,唯一强烈到你无法因缺乏而死的需求。想测试你脑袋有多大的能耐不睡觉,恐怕只能把你连结到超大版本的恶魔机器,也就是那些不幸的老鼠死在上面的那种。我们不建议你这幺做,但如果你踏上那折磨人的机器两週,会开始胡言乱语、无法记住某个想法超过几分钟、自认是职业足球员,之后就会因为脑细胞过髒而死。

相关书摘 ▶《然后你就死了》:如何不被雷击劈成一堆肉屑?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然后你就死了:被陨石击中、被鲸鱼吃掉、被磁铁吸住等45种离奇死法的科学详解》,脸谱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柯迪・卡西迪(Cody Cassidy)、保罗・道尔蒂(Paul Doherty)
译者:吕奕欣

当史蒂芬.金遇上史蒂芬.霍金,以最严肃的科学家精神,探究最滑稽、最荒谬、最悲惨的死法!跳进黑洞里?搭飞机遇到窗户脱落?惨遭丢进火山口当祭品?参观洋芋片工厂时掉入机器中?一一然后呢?

旧金山着名探索博物馆资深驻馆科学家保罗・道尔蒂与作家柯迪・卡西迪联手探究四十五种离奇死法,这些情境有的看似异想天开、有的确有其事,作者採用某些勇者的亲身经验(或验尸报告),例如乘坐木桶滑下尼加拉大瀑布、把手伸进分子加速器,或让蜜蜂螫咬睪丸。有些情况缺乏第一手资料,例如跳进黑洞或挖个从美国通到中国的地洞钻进去,因此参酌军事、医学、天文物理学报告及假说,或者某些好奇教授的研究(像是香蕉皮到底有多滑)。

除了目睹五花八门的精彩死法,也能习得千奇百怪的冷知识(例如,遭蜂群攻击时,宁愿没穿裤也不能没戴面罩;如果必须在核爆末日后生存,每天必须吃一百四十四只蟑螂才能存活),更可获取宝贵的求生法则(例如,进行时光旅行时,首选年代是三亿七千万年前;没穿太空装就离开登月小艇时,千万别大吸一口气憋着)。作者旁徵博引,从物理学、天文学、解剖学等多元角度描绘各种死法、剖析致命情境的前因后果,内容兼具知识性与娱乐性,宛如畅销科普书《如果这样,会怎样?》融合《绝境求生手册》,令人时而捧腹大笑,时而胆颤心惊。

《然后你就死了》:超过11天不睡觉会怎样?